(槟城讯)近年主要在中国发展的本地殿堂级堪舆师陈洸耀难得回返槟城家乡,就碰上308政治海啸,槟州执政权易手。他随后起卦占卜,发现地势形状似乌龟的槟城,因第二槟桥工程动土伤势水口(注:水口是主要风水的大命脉),以造成“尖茅刺腹”的沖击。工程虽然未动工兴建,不过已推展,其意已形成,对民政党主导的槟州政权构成威胁。他说,第二槟桥工程虽尚未真正动工,然而已动土,当在风水中称为破土,因而与伤势水口拥有同样的意象。二度受挫与大桥有关槟州民政党主导槟州政权39年,两位首席部长(前首长林苍佑医生在199O年大选,在巴当哥打区州议席竞选中失利及许子根在2008年大选中,在峇都交湾国会议席竞选失败)先后皆被拉下马,对槟州的政治起着很大的变化;陈洸耀说,民政党遭受的两次重挫,偏偏都与大桥工程有关。槟城大桥在1985年完工通车后,已造成“射腋之患”的沖击,在易经堪舆学上是属于损人不利己的“损卜”,冥冥中注定了林苍佑在1990年大选后下台,并险些让行动党只差3席即可夺下槟州执政权。陈洸耀说,鸟瞰槟城的地势就像一只乌龟,槟城大桥工程正好不偏不倚的“沖中”其腋下,形成“损卦”;第二槟桥动工在堪舆学上也是伤势水口,犹如一枝尖茅刺向乌龟的腹部,也是不利于宿鸟焚窝的旅卦;工程因为已经推展,对当任的执政权者自然构成威胁。曾劝许子根急流勇退实际上,早在1999年5月正值槟州民政党党选,吴清德以64票不敌原任槟州主席许子根后,陈洸耀即以许子根的面相批算过,他在当时是走入中运。不过,他也奉劝许子根在56岁之后就应该急流勇退。今日回顾陈洸耀的神机妙算,再看过刚结束的全国大选,不论是许子根个人际遇,或是由他领导民政党的表现,不能不对陈洸耀当年一句真言写个服字。陈洸耀说,易经是讲唯变所适(时空,识时务以求变通)变久,也是知进知退,知存知亡知丧之道。卦出308大雨不利国阵槟民政果真惨败陈洸耀在308大选前从中国赶回槟城投票。在投票日前夕深夜,他一时兴起起卦占卜,卦象是“春牛陷坑”。当时他就向身旁的朋友说,如果投票日当天下午3时左右下场大雨,在奇门循甲中是死门人忌,风雨助阵,对国阵将是非常不利;而没有选择在56岁急流勇退,充分在“伸、屈、阴、阳”之间得悟的许子根(肖牛),也将陷于坑泥而寸步难行。果然在投票日下午2时许就下一场滂沱大雨,大选成绩公布后,槟州民政党溃不成军,许子根在峇都交湾国会竞选中也输给行动党新人拉玛沙米,这个成绩是许多人的意料之外,大家无不跌破眼镜。陈洸耀神机妙算,一语成谶,信不信就由你。破龙脉毁风水槟不可建轻快铁陈洸耀离开槟城少说已有10年,当中只是偶尔的回来处理一些私务。最近一趟回槟,从报章媒体上获悉中央政府有意在槟城推行单轨轻快铁计划;他说,这项工程一旦落实,将动了槟城的龙脉,破坏槟城的风水,而形成乱局,万万使不得也。他说,槟城是古老文化城市,给人的感觉是悠哉闲哉。如果兴建单轨轻快铁,就必须在“灵龟”的每寸身上打桩,破坏了槟城的龙脉。陈洸耀说,最好的方法是以不变应万变,如果要改善槟州公共交通系统大可提高现有的德士服务,而无须大兴土木进行单轨轻快铁计划。可考虑建地下铁不过,如果要坚持引进高速的捷运服务,新的槟州政府不妨考虑兴建地下铁。陈洸耀提出的地下铁取代单轨轻快铁的建议,与林冠英是英雄所见略同。林冠英在接任槟首长职不久后,也提出以地下铁取代单轨轻快铁为最理想。他认为,建设地下铁以及地下水沟,除了可以保留槟州原貌之余,也解决州内一雨成灾的困扰。不过,他说,虽然他曾建议把槟州的单轨轻快铁计划改为地下铁,以保留槟州原貌,但是执行单位以成本将增加三四倍为由,不予考虑。“这是联邦政府的计划,如果联邦政府认为没有办法採纳我们的建议,我们也不勉强。”大胆预测槟新政府可执政16年308政治海啸让槟州执政权易手;有人说,由行动党与人民公正党组成的槟新州政府至少可执政槟州两届(8年),但是陈洸耀受询时大胆直言,新州政府可执政16年(4届)。他说,一运20年,今年2008年已进入第八运的第四年,第八运是从2004至2023年,因此还剩下16年。陈洸耀也透露,据他起卦占卜,今年7至8月份全球将有一场股灾,投资或投机客可要步步为营。陈洸耀简介中国联通风水顾问槟城人,留台生;中国江西赣州李定信海外直传弟子(杨救贪正宗风水),精通“奇门遁甲”,也是刘伯温第廿二代传人刘广斌教授(中国国防部大学顾问)最后一位海外嫡传弟子。中国周易研究“教授级”,中国西安雁塔城周易培训东南亚“特派专员”,江西龙虎山茅山道家外室弟子,中国河南青田刘伯温研究中心顾问等。陈洸耀目前也是东征物流董事经理,同时也担任多单位的风水顾问,包括深圳天威电视台、中国联通、北京皇府景白鹤酒店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