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前,还未满17岁的小文,生产第二天躺在荣总医院的产房里。身旁是她的儿时玩伴,也是一路支持她到现在的好朋友球球,以及励馨基金会的年轻社工员萧琇慈,三个人一起在房间里迎接小文生产的第二天。身形娇小的小文有些虚弱,而她刚出生的小宝贝,也因为体重不足需要留院观察。虽然小文没有像一般的妈妈生产时,身旁有众多的亲友相伴,但她知道,有好友与琇慈的支持,以及她最亲爱的小宝贝,她的人生将充满缤纷。

每个小宝宝都值得拥有许多温柔双手的呵护,在关键的1000天平
照片非当事人
少子化成趋势,每个小宝贝都无比珍贵

2016年,台湾的新生儿总数为20万8千人,但17年前的2000年,新生儿却还有30万5千人以上,期间甚至在2010年创下16万7千人的历史新低记录。少子化已然成为趋势,因此每位小宝贝都无比珍贵,他们不只是妈妈的希望,也是台湾未来的希望。然而在社会的其他角落,却有部分小宝宝因为妈妈太过年轻,缺乏照护资源而处于弱势,极需专业的协助让他们平安快乐地成长。

以关怀家暴、性侵受害者为主要业务的励馨基金会,自2000年开始推动「青少女怀孕及青少年父母服务方案」,主要目的是给予小妈妈怀孕期间的身心照顾与生涯协助。励馨基金会每年投入近40位社工与督导的人力,服务500多位求助的怀孕女性及其家庭,个案平均接受服务均达一年以上。目前全台共有12个县市的分事务所有该服务方案。社工需要同时建置多面向的知能与资源,工作可说是极具挑战又有意义。

每个小宝宝都值得拥有许多温柔双手的呵护,在关键的1000天平

青少女怀孕及青少年父母服务方案的精神,是希望透过专业的社工师以社会工作的专业技能,协助青少女从怀孕到生产后的过程。除了小妈妈的身心健康,更重要的是让每位小宝宝都能获得最好的照顾,让他们都能够健康长大。而这其中的关键,除了社工师需要具备专业的知识与技能外,再来就是小宝宝出生后的「最初1000天」。

中山医学大学校长吕克桓教授表示,「生命最初1000天是指母亲从怀孕到孩子两岁的期间,也是世界卫生组织在2000年提出的健康呼吁。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孩子的免疫系统、身高、饮食习惯,甚至30年后的健康都会受到影响,所以妈妈在这段期间的营养是孩子健康的关键。」

因此,在2016年,台湾雀巢婴幼儿营养品事业部有感于励馨基金会多年来对于小妈妈的关怀协助,同时也因为希望小妈妈的小宝宝能和其他婴儿一样地健康长大,于是将具有丰富营养知识与专业资源的「雀巢1000天营养计画」,引进励馨基金会的青少女怀孕及青少年父母服务方案进行合作。

这个计画透过一系列的工具,如「社工培训营」的专业营养师课程;「社工营养知识百科」,在第一时间可以帮助社工自行找到问题解答;「卫教手册」,在社工探访个案时可以提供小妈妈参考;「社工脸书交流平台」,有专人协助经营蒐集社工在平台上所提出的问题,交由医师与营养师解答;「雀巢1000天」官网,提供查询相关资源等。让社工师拥有专业并且能够传承的「武器」,在第一线服务个案时更有自信,协助小妈妈与宝宝在生命最关键的最初1000天拥有一定的生活品质。即使怀孕与出生处于弱势,也能让小宝宝在生命的最初拥有健康的起跑点,迎向未来的人生。

每个小宝宝都值得拥有许多温柔双手的呵护,在关键的1000天平

「小妈妈最常被质疑的就是带小孩的能力。我曾经有位15岁的小妈妈个案,因为被质疑无法带孩子,因此宝宝在一岁之前都是轮流被亲友照顾,自己甚至抱不到宝宝10次。她跟我说,那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我们真的希望这样的遗憾不要再发生了。」从事社工工作长达15年,目前担任励馨基金会研究发展处总督导的曹宜蓁感慨地回忆。

因此,谈到这次和雀巢的合作,曹宜蓁充满着肯定与感谢:「雀巢能够进来,对我们的帮助真的很大,虽然我们的社工在专业上都受过相关训练,但他们年轻、生命经验不足,在亲职与教导这一块真的比较欠缺。而雀巢所带来的资源,尤其是专业营养知识与医疗资源的彙整,就刚好补足了这一块。」

专业的亲职知识与陪伴是决定这最初1000天最重要的关键

早上七点半,刚从社工系毕业一年的励馨基金会社工员萧琇慈,顶着盛夏的30度高温,从捷运海山站出发,开始公车加上捷运超过一小时的通勤,展开一天奔忙。在公车上,她习惯性地先滑开脸书,看看社工交流平台的资讯,查询当天需要处理的事项,再点出个案传来的宝宝超音波照片,她看着照片不禁露出微笑。剩下的时间,萧琇慈打开包包,整理今天所需要阅读的资料。辗转抵达位于古亭捷运站旁的台北分事务所办公室后,她仍停不下来:一边吃早餐、一边阅读资料,接着整理家访所需要的尿布、衣物等等物资,準备出门访视服务的小妈妈们。

每个小宝宝都值得拥有许多温柔双手的呵护,在关键的1000天平

陪伴小妈妈与小宝宝们一起成长,以自己的专业知识协助她们度过这最重要的1000天,是萧琇慈念念不忘的使命。然而她也承认,「小妈妈常会问我一些医疗和护理的知识,像是怀孕时要如何照顾身体、如何做月子、如何哺乳、宝宝要怎幺吃,副食品要怎幺处理等等,当下回答不出来,会觉得没有办法帮助到个案,其实是很无力的。」

萧琇慈以她自身的经验说,透过「营养知识百科」或「脸书交流平台」,可以看看有没有人问过同样问题,再不然有医师和营养师可以帮忙解答,其实绝大部分的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知识好处理,最难的部份其实还是在「人」。由于刚从学校毕业,面对的虽然是比自己小的小妈妈,且自己也拥有比方人际沟通等社会工作所必备的专业技巧,但社工师毕竟也是人,在面对无法处理的情境时,难免会受到情绪上的挫折。

萧琇慈回忆,在开始进行服务方案的初期,有次她在面对小妈妈突如其来的情绪,忍着走出对方家门后,仍然承受不住这样的挫折,在隔壁巷子崩溃痛哭,然后一路哭着回到办公室。

「我其实是个多愁善感,也爱笑、脆弱的人,但我不会让别人看到我在哭。工作一年之后我觉得自己也逐渐成长,褪去学生时代的青涩,慢慢长大。」萧琇慈笑着说,「个案有时候会告诉我,『谢谢你帮助我,可以让我可以好好地养育我的小孩长大成人』,这个时候,我就会觉得天呀!这份工作这样就值得了,崩溃之余觉得这份工作还是可以继续做下去了。」

每个小宝宝都值得拥有许多温柔双手的呵护,在关键的1000天平

小文和她一岁又两个月的小宝贝小雨是萧琇慈服务的个案之一。小文分享她的故事说,即使生产时一个人在产房听到其他宝宝都有爸爸有妈妈在身旁,有整个家庭的声音,而她只有一个人,却还是坚强的撑了过来。不但把当时出生体重不足的小雨养得健康可爱,也让找到自己生命的意义。

「16岁的时候发现(怀孕)。我当时会自己去google一些相关知识,琇慈也都一直帮我。」小文用充满稚气的声音回忆,「还不知道怀她的时候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像以前喜欢跳舞,会想参加很多比赛,看朋友都要毕业上大学,我也没有办法上大学参加社团交朋友,就还满遗憾的。但宝宝让我的世界变得缤纷。如果生下小孩对她好好教育,让她长大成为一个对社会有帮助的人,不管再怎幺渺小,我都觉得是对社会有点贡献。」

「琇慈除了提供我教养知识,还可以分担我的情绪。就是我累积的不开心,我会跟她讲,讲完心情就会好很多,我觉得这是最大最大的帮助。」小文笑着说,「比如我FB更新什幺状态,她都会来留言问我什幺。聊天都会问我心情怎样呀,在干嘛呀之类的。」

其实说穿了,萧琇慈也不过是个刚从大学毕业一年的花样少女,还在做梦的年纪,却已经勇敢投入社会工作的第一线。但她成熟而世故地认为,「在服务关係当中最重要的就是平等的看待对方,说穿了就是陪伴,站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去度过这些情绪,而不是跳过这个情绪。」

这天,小文前一夜刚和男朋友吵架,心情有些低落。萧琇慈除了例行访视之外,也和她聊了后续是否要搬家的问题,既像是大姊姊,又像是一位妈妈。除了关心小宝贝,小妈妈的身心状况也同样重要,密不可分。

我们跟小文聊了一个多小时,原本心情有些低落的小文开始有些笑容,微雨的北投暮色有些昏暗,但萧琇慈所散发出来的能量却是无比光亮。萧琇慈陪着跟小文一路走回家,挥手说再见,也完成她一天的工作。而她也準备搭一个小时车程的捷运回家,然后记录今天的所有工作,反刍自己做了些什幺,哪些需要检讨。

每个小妈妈与小宝宝背后,都有许许多多像是萧琇慈一样专业与温柔的双手与心灵,在关键的1000天陪伴她们健康与平安地成长。而这关键1000天中,还有雀巢在背后牵着他们,看着他们健康快乐长大。

上一篇: 下一篇: